拉 祖 米 欣

您好。
感谢捧场。

【APH】王耀和阿尔的书信两则

#胡乱写,胡乱看, poor English,学马原&看新闻有感

阿尔:

展信佳。

听闻你最近不大好,尽管这时节大家都不好过。我身体已经接近康复,但今年乃至这几年打算勒紧腰带过日子了。

细细看过几遍你那边的消息,一时间百感交集。唇亡齿寒也不贴切,兔死狐悲也不尽然,还有些过来人的感慨,又想起有好些日子没以“王耀”和“阿尔”的身份交谈过,最近家中没什么客人也是寂寞,便想起与你修书一封。

我、伊万、路德,甚至本田,我们早早就给你看过,什么叫做傲慢的后果,你们偏偏不听。现在的局面,我对于你们是一个黑匣子,而你早被我们理解透了。这不是五眼之类的策略的事情,而是你们理解不了我们的思维,策...

1991-2021

阿尔,我们这样的人,只有自己能毁灭自己。

记一个脑洞)

没有读后感

额,第一次完整读完一篇主攻np文,额,没什么感想,没有天雷滚滚,非常舒适,每一对都非常可口(可能是你看文太多了什么修罗场都见过了?)文笔非常好,特别好,虽然有时候只看姓的话会记混,能看出作者收汤有点仓促。额,没学到什么,就是性格=优点+缺点吧。自以为是什么的。

记《君临天下》,长佩旧站


【艺术人生】蔡程昱老师专访

#所有人友情向!友情向!友情向!

#私设40岁的蔡老师!!借蔡蔡的名,说我自己的话!

#全都是私设!

主持人: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好,音乐界有这样一位老师,出道二十年来,他把美声带出剧院,让美声不再是阳春白雪的代言,而是走进每个人的生活。欢迎蔡程昱老师!

蔡:谢谢主持人,大家好。

主持:观众朋友们最开始熟悉你是什么时候呢?

蔡:其实很早了……我第一次公演是参加一档综艺节目,叫《声入人心》,现在应该还有人记得。但也是小范围的,当时的年轻受众比较多一点。真正走向大众是我毕业工作开始,到后来参加央视的节目,渐渐的,这样。

主持:你认为现在的大家对你是一个什么印象?

蔡:这个我也不太清...

【洛希极限】Aldebaran

#一小时成品

#一面认同原本的结局,一面意难平

#橙子既然是同夫,还是有可能偶尔相见吧TAT

    李决有十年没去过上海了,尽管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。

    紫金山是个养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四通八达的地铁,有一线的享受,有一等的院所,也有偏安的一隅。闹市走过几分钟的路,或是从游人如织的名胜坐过一站地铁,就是无人的安静的街,毫不吝啬地洒满阳光,只有车开过的声音和小孩子远远的嬉闹声。举国闻名的大学和小学中间的小区,是老旧而昂贵的学区房,住着喧闹而快活的大爷大妈,晚上...

音乐不老!!艺术不老!!

【山河不夜天】同道山河

#粮太少自割腿肉。

王溱语气悠长:“情若夫妇,我与小师弟吗?潘章与王仲先皆是男子,是为龙阳之好。龙阳之好……所以,景泽,你是想与我断袖?”

唐慎突然间接不上话了,一口气梗在嗓眼,微张着唇侧躺在枕边,直面着王溱深不见底的双眼。

龙阳之好……与我断袖……

唐慎突然间想起,自己的上一世,似乎……就不是个直男?
穿到十几岁的少年身体里这么多年,没发育完全的身体没有那么多躁动,他面对各种生理现象更是无比熟稔而平常,似乎……已经忘记了曾经青年时代躁动不安甚至让人烦恼的欲望,似乎上一世仅有的几次肆意经历已经无比遥远,而此刻王溱的“与我断袖”四个字,似乎一下点透了他那点旖旎的记忆,和他现在又是正青涩不堪...

总敏感词我也是emmm

想着:反正天天追就不要自动续订了的我,

半个月之后将会享受一口气十万字的快乐。

:)

【双花】入万山-4

4 夜断

在下垭口村的第一个晚上,张佳乐睡得不太好。急雨又卷过九隆山,混着惊雷滚滚,滂沱了一整夜。孙哲平不知是有心还是怎样,自己的卧室整理的不紧不慢,张佳乐洗漱完还没铺好床垫,衣服行李都胡乱堆在床脚,墙边的小书架倒是干净,书一本一本码的格外强迫症。张佳乐没辙,只好表示可以再和他挤一晚。

床不算小,孙哲平也很小心地侧在床沿,裹着自己的薄被子,安安静静地睡在一边。张佳乐背对着他侧在另一边,远远面对着还没挂好窗帘的窗子。

这里和他住惯的小公寓很不一样,沪海就算是郊区,深夜往来的车辆也从没断过。街灯亮彻整个长三角,就算拉紧了遮光的厚窗帘也总会有暖黄或苍白的光从缝隙钻进屋子,在天花板上投下一道亮线...

© 拉 祖 米 欣 / Powered by LOFTER